?

法律常識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當當網奪章案分析:搶章是否違法 二人為何未離婚

2020-04-28 15:19 人氣:

   從“摔杯”到“搶章”,李國慶與俞渝這對創業夫妻的恩怨再度升級。

 
  4月26日下午,當當網在發給澎湃新聞的聲明中表示,2020年4月26日早9:34,“李國慶伙同5人,闖入當當網辦公區,搶走幾十枚公章、財務章,公司已經報警。”
 
 
  4月27日,李國慶發布微博反駁稱:“我持股東會決議和董事會決議,接管公章,財務章,并給原保管者寫了收條。前后15分鐘,沒有任何撕扯,何來搶?!”
 
  “搶章”的背后是奪權。
 
  4月26日晚間,李國慶方面對上午的“奪章”事件作出回應表示,李國慶按照公司法規定召集股東會。當當公司小股東參加股東會并支持李國慶。選舉李國慶為董事長和總經理。股東會決議獲得半數以上股東同意。
 
  這份回應加蓋了北京當當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公章的聲明稱,俞渝應當按照股東和董事的資格與李國慶先生展開對話。沒有當當公司公章的公司聲明,均不能代表公司。
 
  為何當當網的幾十枚公章會輕易會李國慶“搶走”?李國慶和俞渝矛盾暴發已久,為何現在要搶章?當當網到底誰是大股東?李俞二人還有沒有和解可能?下面是澎湃新聞記者梳理的“搶章事件”五大焦點。
 
  一,47枚章是被搶還是被接管了?15分鐘發生了什么?
 
  關于這次行為叫“搶”還是“取”,雙方還各執一詞。
 
  按當當網方面在發給澎湃新聞聲明中的說法,2020年4月26日早9:34,“李國慶伙同5人,闖入當當網辦公區,搶走幾十枚公章、財務章,公司已經報警。”
 
  當當網稱,李國慶是突然闖入當當辦公區的,現場保安阻攔不及,搶章后李國慶留下自己事先寫好的“收據”,在公司前臺張貼了《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
 
  隨后,當當網副總裁闞敏在電話會議上描述道:“他(李國慶)一共帶了六個人,有兩位都是從剛剛離職的員工。對,其他4位是穿著黑衣服的彪形大漢,我們都不認識。 ”
 
  據當當網發來的視頻,當天,李國慶身穿卡其色上衣,頭戴黑色鴨舌帽,身邊跟隨幾名男子,隨后,李國慶將一個盒子和若干文件裝進背包。
 
  4月26日晚間,李國慶在媒體微信群中解釋了上述“彪形大漢”的身份:“隨行人員為董事、秘書、律師、攝像和保安。”
 
  而且,李國慶認為自己并沒有搶。
 
  “我持股東會決議和董事會決議,接管公章,財務章,并給原保管者寫了收條。前后15分鐘,沒有任何撕扯,何來搶?!”李國慶4月27日在其個人微博中這么寫到。
 
  對于11枚公章36枚財務章對李國慶“15分鐘”拿走一事,闞敏的回應是:“李國慶帶來了他的秘書,而他的秘書過去一直在公司經常蓋章做活動,所以非常清楚公章在誰那,什么時間段會使用公章。他們當時就是跟我們負責保管公章的一些人員去溝通的,然后才順利拿走公章的,(李國慶)沒有任何說辭。 因為國慶畢竟過去公司的老板,員工對他還是稍稍有一點點顧忌。”
 
  面對“公司內部有跟他接應的人”的疑問,闞敏表示:“是他自己本人闖進來的。”
 
  澎湃新聞記者梳理發現,當當網當天宣布遺失的章包括公章中包括當當網控制主體北京當當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的公章和財務章。
 
  不過,當當網4月26日已經表示,這批被拿走的47枚公章、財務章、財務部門章即日作廢。目前正在補辦,對公司經營沒有影響。
 
  二,李國慶為何出手?為人出頭還是借錢未果?
 
  外界至今仍不清楚,李國慶為何選擇此時出手。
 
  4月26日,李國慶在《告當當網全體員工書》中給出的說法是:“在俞渝管理期間,盲目失當裁員,先后累計裁員數百人,裁撤非常重要的戰略發展部門,導致公司喪失寶貴的人才,喪失重要的市場發展機會。”
 
  4月26日晚間,李國慶又在媒體微信群中表示:“支持我的副總5位,過去三年被俞渝擠走或主動離開,現有管理層(當時總監)如今敢怒不敢言,怨聲載道。”
 
  對此,當當網副總裁闞敏反駁稱:“首先我們沒有裁員,只是有個別的不適合的人可能離開過公司,沒有高管離職。 所以這也存在造謠,我們也正在準備起訴。”
 
  至于搶走公章的直接原因,李國慶方面暫時未明確回復。不過,可見的是,李國慶和俞渝雙方對于“借錢、分紅、裁員”等事宜均有不少分歧。
 
  據當當網內部信介紹,李國慶從2015年開始不再負責當當的經營工作,2018年初,李國慶離開了當當給他留置的辦公室。離開當當網后的李國慶,創立了“早晚讀書APP”。據當當網透露,李國慶在今年2月份曾向俞渝和公司借錢,數額大概幾千萬元,但俞渝沒有同意。
 
  關于李國慶為何選擇這個時間點進行“公章搶奪”,闞敏認為:“不知道什么原因,因為他做事經常是沖動性的。”
 
  4月26日晚間,李國慶在微信媒體群里表示,接管當當網分三步 :“各位請理解,我這個接管的第一步是公章財務章,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還得組閣,組班子。第三步是我進駐當當開展辦公,給俞渝貼封條。那么現在呢,這個實在沒時間接受采訪,我把這些安排好,反正我是得到了小股東支持,(投票權)已經任何意義的‘過51%’,過半數,謝謝大家的關心和支持和一貫的關注。”
 
  三,當當網股權究竟應當怎么分?誰獲得支持?
 
  外界關注的一個焦點是,當當網目前的股權到底應該怎么算?
 
  天眼查數據顯示,當當網(北京當當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第一大股東為俞渝,持股比例為64.2%,而李國慶持股為27.51%。
 
  然而,當當網早已從美國退市完成私有化,夫妻二人各自的實際持股比例的變更或并未完全公開,且李國慶和俞渝對二人股權的計算方式似乎存在爭議。
 
  4月26日傍晚,當當網副總裁闞敏在電話會議上回應稱,當當網從美國完成私有化后,俞渝持有當當網股權52.23%,李國慶為22.38%,二人的孩子持有18.65%,公司目前掌握在俞渝手中。另外兩個管理層的合伙企業持股比例分別只有3.58%和2.93%, 孩子股份暫時在父母名下(兩邊都有,一半一半),而他們的離婚訴訟還在進行中。
 
  當當網副總裁在電話會議中表示,沒有人支持李國慶,包括管理層都支持俞渝。
 
  而李國慶則認為,自己目前實際獲得53.87%的支持 。
 
  根據李國慶的《告全體員工書》,李國慶稱,在當當的股權結構中,李國慶與俞渝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合計持股91.7%,基于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財產共有原則,李國慶目前實際持股45.855%,公司其余股東天津騫程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天津微量企業管理咨詢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均支持李國慶。因此,李國慶目前實際獲得53.87%的支持。
 
  4月26日晚間,李國慶在微信媒體群表示:“反正我是得到了小股東支持,(投票權)已經任何意義的‘過51%’,過半數。”
 
  闞敏反駁稱:“問題是合伙企業(小股東)里面其他的合伙人都不知道這件事。”
 
  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律師表示:“股權是一種兼具人身權和財產權的綜合性權利,如表決權、分紅權等。雖然李國慶與俞渝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共同投資設立了公司,根據婚姻法,兩人的股權應為夫妻共同財產。但是,就公司事務的管理方面,如表決權,因不屬于財產范圍,應由公司法調整。”
 
  余超律師表示,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持有公司股權,應當同時受到《婚姻法》和《公司法》的雙重調整,以夫妻共同財產出資而取得股權,登記在夫妻一方名下,未登記一方有權就股權的財產價值主張權利,但是,作為夫妻共同財產的,只能是股權代表的價值利益和所帶來的收益,未登記一方不能行使知情權、表決權等股東權利。
 
  至于雙方股權是否平分,闞敏的態度則是:“我們要看法律去怎么判決。這個事還在等待他們婚姻的最后判決情況。”
 
  四,李國慶召集的股東會及決議是否有效?搶章是否違法?
 
  從法律層面看,李國慶召開的股東會決議是否有效,以及搶章是否涉及違法,是兩大熱點。
 
  4月26日晚間,李國慶方面對上午的“奪章”事件作出回應表示,李國慶要求召開當當股東會,設立董事會,俞渝不同意,公司監事也未履行職權。因此李國慶按照公司法規定召集股東會。當當公司小股東參加股東會并支持李國慶。選舉李國慶為董事長和總經理。股東會決議獲得半數以上股東同意。
 
  然而,當當網副總裁闞敏不這么認為。他表示,事實上李國慶僅僅是跟一兩個從當當離職的員工開了一個所謂的臨時的股東會,推出了網上現在流傳的股東會董事會決議,并沒有通知俞渝。目前李國慶在當當網不擔任任何職務,北京當當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沒有董事會,俞渝女士目前擔任執行董事一職,所以李國慶發布的違法無效的董事會決議,搶奪公章。
 
  闞敏還稱,《李國慶告全體員工書》是其私自越權作出的決議,是違法的、無效的 ,因為《公司法》規定,修改公司章程要三分之二表決權才行。
 
  京衡律師上海事務所余超律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股東大會的召集和主持是有嚴格程序規定的,臨時股東大會應當于會議召開十五日前通知各股東。
 
  "如果說沒有履行這樣一個通知義務,那么這樣召開股東會的合法性肯定有問題,既然召開合法性有問題,那么所形成會議的決議那么是有問題的。"浙江曉德律師事務所陳文明律師稱。
 
  那么,李國慶最終能否“奪權”成功,取決于什么因素呢?
 
  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律師表示,李國慶最終能否“奪權”成功,取決于股東會決議是否合法有效,這涉及到公司法和婚姻法的復雜問題。
 
  “我認為,在兩人的離婚訴訟未結案之前,兩人應以各自名義分別獨立行使包括表決權在內的股東權利。這份股東會決議很可能會被認定為無效。”趙占領說。
 
  那么,搶公章的行為本身,是否違法呢?
 
  對于李國慶奪取當當公司公章,浙江曉德律師事務所陳文明律師表示,“如果(李國慶召開的)股東會是一個合法召開、有效的股東會的話,他對這個公司行使接管,這樣可能有一定的合法性,但是手段肯定有問題。但如果股東會不合法或者根本沒有所謂的股東會,(李國慶)直接進入公司搶奪公章的行為有可能涉及到搶奪罪。 ”
 
  “如果這些公章價值超過1000元以上,有可能涉及搶奪罪。如果這些公章的價值不高,構成犯罪還不一定,但至少是一個違法行為。 ”
 
  目前,當當方面稱正在補辦公章,那么,究竟哪方的公章為有效公章?
 
  趙占領認為:“李國慶奪取公章的行為雖然不夠文明,但是并不屬于法律意義上的搶奪行為,當當公司也不能適用公章掛失程序將公章作廢。所以根源還是股東會決議是否合法有效。”
 
  五,李俞二人為何還未正式離婚?是否有可能和解?
 
  目前,李國慶和俞渝的離婚訴訟還在進行中。雙方未能達成和解,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股權問題。
 
  2019年10月24日中午,李國慶在微博發文稱,目前俞渝要求他接受25%股權就和平離婚,“我拒絕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誰管理尊重全體股東決議。”
 
  可見的是,要求“平分股權”一直是李國慶的訴求。
 
  當當網成立于1999年11月,由俞渝、李國慶夫婦聯合創立。2010年12月,當當網于美國紐交所掛牌上市,高峰時市值曾接近30億美元。2016年9 月,當當網完成私有化退市,退市時市值僅5.3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3.6億元)。當時外界即猜測,當當網可能回歸A股市場。2018年,當當網以75億元賣身海航的交易,最終擱淺
 
  李國慶曾不止一次講述,他在當當網持股的“稀釋”過程。
 
  2010年當當上市時,李國慶的持股比例為38.9%,俞渝只有4.9%。而目前天眼查的數據顯示,俞渝在當當的持股比例為64.2%,李國慶的持股比例為27.51%。
 
  據??素斀泩蟮?,李國慶在接受采訪時曾表示,當當實行私有化時,俞渝曾提出雙方持股一人一半,李國慶同意了。當當退市完成,俞渝又提出一人拿出一半股權給兒子,李國慶也同意了。后來因為其兒子是美國籍,當當和海航談收購時不能有外資股東,當時這部分股權就放在了俞渝名下。
 
  據李國慶此前在個人微博所述,他在2019年7月底向法院遞交起訴狀和俞渝離婚,10月17日雙方收到了法院離婚傳單,但俞渝以感情未破裂為由不同意離婚。
 
  可見,李國慶執意要離婚。而在此之后,雙方也曾試圖和解談判。
 
  當當網副總裁闞敏在電話會議中介紹道:“年初雙方有過和解談判,但是,2月份李國慶單方面終止和解。和平談判沒有用,我們發函,律師也找過他們,都沒有用 。”
 
  至于為什么談判無效,闞敏指出:“因為李國慶提出的離婚條件經常在變,所以離婚這個事現在也說不準。”當當網還表示:“俞渝目前還是跟往常一樣,跟我們討論剛剛過去的書香節促銷,也沒有什么特殊處理的,是一個很平靜的狀態。”
 
原標題:當當網奪章案分析:搶章是否違法 二人為何未離婚

責任編輯:葉心怡




?

私偵網是中國偵探領域內容最豐富的網站,為偵探愛好者提供豐富準確的行業聯盟資訊、調查技巧、取證設備等專業資料。
本站所有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信息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企業負責,本站對此不承擔任何保證責任,也不承擔您因此而發生或交易致使的任何損害。

街机捕鱼10000炮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