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律常識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職業捉奸人的真實生活:最需要的就是耐心(組圖)

2020-04-10 18:21 人氣:

北京的一所茶樓里,翁語招呼服務生再拿點紙巾,她和委托人已經在這里坐了一下午,委托人一直在哭訴自己丈夫的種種“惡行”。但翁語沒太多精力去安慰,她要做的,是從和委托人的聊天中找到盡可能多的細節,以便發現證據。這是她所能為委托人提供的最大幫助。                                                                       

從茶樓出來已經華燈初上,翁語走在回辦公室的路上。每到這時她總會感到空氣中彌漫的孤獨。翁語無力地說:“現在社會上誘惑太多,離婚率越來越高。這其中和平分手的很少,絕大部分都是因為婚外情。”人到中年的翁語至今單身,見過無數婚姻破裂后,她不敢踏入這座“墳墓”。                                                                       

翁語是一個“民事調查”團隊的負責人,她曾經做過私人偵探,如今退居二線,現在主要負責與委托人溝通,再給下屬調查員分配任務。翁語的客戶多為30-40歲的女性,職業從家庭主婦到大學教授都有,且大部分家庭都達到中產階級收入,她們都是來要求調查自己丈夫是否不忠的。                                                                        

翁語電腦里有上百份“捉奸”視頻,但為了保護自己和當事人,她會定期銷毀。翁語說她見過的“捉奸”場面比電影上的都多,五花八門。翁語感嘆:“現在十個偵探公司中八個都是騙子,先收了你錢,取證后問你接著要,你不給就拿著證據反過來向調查對象要錢勒索,當事人也不敢報警。”                                                                       

阿風是翁語團隊中的一名“調查員”。原本從事造型設計的他厭倦了每日的工作,在一次和朋友聊天中偶然知道了“調查員”這個職業,據說上班自由且收入可觀,于是在朋友的介紹下開始從事這份工作。                                                                       

調查需要很多專業工具,阿風是其中的行家。“調查員”的手表和汽車鑰匙都是小型的拍攝工具,這些工具法律上禁止買賣,但他們自有渠道。至于偷拍到的影像證據,阿風說一般只會給委托人看,在法律上這是可以作為有效證據使用的。                                                               

調查中,阿風的主要工作是跟蹤,他的老本行成為殺手锏,偽裝是他的強項。阿風的工具箱里常年備著剪刀和吹風機?;橥馇檎{查有時需要兩人配合,長期跟蹤才能發現“證據”,與被調查人撞面或對視是調查的一大忌諱,阿風的搭檔小月(右)剛剛被人打了個照面,他急幫她改變造型。                                                                       

幾年前,小月是南方小城里的一名普通大學生,畢業后找了份不痛不癢的工作,兩點一線,按部就班。機緣巧合,小月也加入了翁語的團隊,外表普通的學生模樣是她最好的偽裝,在路上與她擦肩而過,你都不會多看她一眼。                                                                        

剝去刺激和高薪的外衣,“調查員”背后付出的艱辛也超乎想象。從入行起,就要接受嚴格培訓,由老調查員考核合格才能出師。獨立調查更是困難重重。小月記得自己曾接過一單,每天在調查目標家門口連續蹲守了15個小時,整整半個月,連目標的影子都沒見到。                                                                   

阿風在車里等待小月。等待已經成了這群人生活中的常態,等待目標,等待同伴。通常阿風會打開電臺,一根接一根地抽煙,大半天就能抽一包:“每一個任務都是一場狩獵,我們就是獵人,只有付出極大的耐心,才能等到獵物出現,等待收獲而歸時那無比激動的一刻。”                                                                       

小月在跟蹤對象時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比如在被調查者的門上夾一張卡片或粘上一根發絲,如果有人出門,卡片或發絲就會掉落。因為職業原因,她體會到同齡人根本無法想象的人情冷暖。她說,對于自己未來的另一半,唯一的要求就是坦誠:“可以接受另一半不愛我,但不能接受欺騙。”                                                                      

 

丁哥(中)是小月和阿風的師父,比起徒弟的全情投入,丁哥要理智得多。8年的軍旅生涯讓他有著豐富的偵查和反偵查能力。談起自己的從前,他一邊抽煙一邊說:“年輕時當兵給當傻了,長時間與外界隔絕,一放假我就愛坐在馬路邊看人,就像在看電影。退伍后我只想干份自由的工作。”                                                                       

自由的代價就是毫無規律的作息和生活,丁哥說,調查員的生活節奏都要依據調查對象的作息而定。當不知道調查對象是否在家時,丁哥只能凌晨5、6點就在樓下等著,有時一等就是一整天,也不敢打盹,風吹雨淋都得扛著。                                                                       

跟往常一樣,丁哥接的這一單是翁語分配的。他斷斷續續跟了這個人大半年,好不容易找到他,但一不注意又跟丟了,丁哥只好在他家樓下的賓館租了間屋子,打算晚上再去看屋子里燈是否亮著。“如果由于疏忽跟丟了目標,那感覺就像是丟了孩子一樣,整個人都會變得抑郁。”丁哥說。                                                                       

丁哥說,干這行運氣的成分很大。運氣好時兩三天就能做成一單,運氣不好時白干一個月的事也有。丁哥的老家在內蒙,兒子剛滿月,家里都靠他掙錢養家。雖然不是很富有,但也有車有房。談起自己的職業,丁哥說,調查員并不神秘,不過就是一份工作,養家糊口而已。                                                                       

調查出了結果后,小月拿著“證據”給翁語看。為了避免欺詐,委托人和調查員不會有直接接觸,而案子的整體進展由翁語把握,并提供相應幫助。有了明確證據后,再由翁語聯系委托人和“幫手”,然后由委托人帶著“幫手”上門“捉奸”。                                                                        

跟蹤取證結束后,就到了大劉上場的時候了,他是團隊里專業的捉奸“幫手”,每次現場捉奸,都會有不菲的收入。在現場“取證”環節,調查員也有自己的規矩,就是絕不先于委托人進入房間。在法律上,只允許委托人先進門。提起工作,大劉十分驕傲:“就沒有我捉不到的奸!”                                                                       

凌晨3點,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劃破黑夜的寂靜,被調查者昏頭昏腦地打開門,委托人一下就沖了進去,還在夢中的被調查者隨后被兩個壯漢拉倒。緊接著就是無休無止的喊罵、控訴與爭執,在夜空下的樓宇間回蕩。                                                                        

結束工作后,翁語帶著阿風、小月一起去宵夜,慶祝這場對于他們而言來之不易的勝利。夜色更深了,這是黎明前的最后一抹黑暗。他們拖著疲累而又輕松的身體,漸漸消失在城市中。在這看似平靜的黑夜里,不知還有多少鬧劇在上演。                               

如果你打開搜索引擎輸入“私家偵探”,會有上萬條相關信息出現,如果你留心尋找,會發現總有一些公司的廣告排在前幾頁。據了解,每點擊一次相關信息,都會讓刊登信息者付出三五十元不等的點擊費。所以很多“調查機構”會要求自己人沒事就點擊對手的廣告。面對如此高昂的“廣告費”仍會有不少機構爭相投放,他們的調查是合法的嗎?

我國自1993年起就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開辦“民事調查所”、“安全事務調查所”等??捎捎谡{查市場龐大的隱形需求和可觀的利潤,只要風聲一過,“私家偵探”們還是層出不窮,真假難辨。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私家偵探”是一個只會出現在動畫片和電影里的職業,但在現實生活中,“私家偵探”卻是一個真實存在,并且數量龐大的產業。最初,他們的服務包括財產調查取證、員工誠信調查、人員行蹤調查、網絡詐騙調查等,但隨著時代的發展,其最主要業務逐漸演變為“調查婚外情”。

“如果不是被逼到沒有辦法,我也不會選擇用這種方式。”——委托人張萍(化名)

張萍是一位事業有成的女強人,但她的丈夫因為在事業上一直不順利,所以總有怨言。為了家庭,她選擇了在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放棄了工作,回歸家庭,將事業交給了丈夫打理。張萍的丈夫在眾人眼中一直都是一個顧家的溫柔男人,但她卻總覺得丈夫哪里不太對勁,卻又說不上為什么,只好將懷疑藏在心里。

張萍一直是一個風風火火的女人,但卻在一段時間內不由自主地消沉、嗜睡。每當她和家人和朋友說起自己的狀態時,大家都只是勸她多休息,不要瞎想。經過強烈的思想斗爭后,張萍找到了一個“調查公司”,調查自己的生活究竟哪里出了問題。

調查的結果讓她不寒而栗,原來她的丈夫早有小三。小三還一直被安排住在自家連排別墅的旁邊。有時晚上丈夫會在她睡前,往水杯里放入一些安眠藥,等她昏睡后,再帶小三住在旁邊的臥室里。張萍說當初自己只是懷疑,但沒有人相信她的直覺,如果不是被逼到沒有辦法,她也不會選擇用這種方式。經歷了這一切后,張萍仿佛做了一場夢,她實在想不到這種電視劇里才有的劇情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婚姻調查是朝陽產業,但十個調查公司有八個都是騙子。”——調查中間人翁語(化名)

翁語今年30歲出頭,在辭掉了保鏢工作后和一個接離婚律師的朋友一起創辦了一個私家偵探的團隊。這個團隊的主要業務涉及找人、婚外情調查、債務追蹤等,但和中國其他私家偵探團隊一樣,他們最主要的業務還是婚外情調查。

翁語是團隊的負責人,有著很豐富的調查能力,但她已經退居二線,主要負責與委托人溝通、確認委托人的需求,并商議價格,然后再將任務分配給下屬調查員,起到中間人的作用。一般委托人和調查員不會直接見面,案子的進展由中間人督促,并提供相應的幫助。

翁語說:“現在出軌太容易了,北京的離婚率也很高,但很少是因為感情不和而和平分手的,絕大部分是因為婚外情。”北京的離婚率并沒有準確的統計數據,但據民政部發布的《2014年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03年以來,我國離婚率已連續12年呈遞增狀態,2014年全國共依法辦理離婚登記363.7萬對,而北京以55944對排全國第一。

翁語說,現在偵探行業的市場很大,是個朝陽產業,但十個偵探公司中有八個都是騙子。這些騙子利用委托人找證據心切的心理,會很詳細地向你索要相關資料和一筆2000到5000元不等的訂金,過幾天后,拿一小部分調查成果給你看,如果你想要更多更詳細的照片或證據,他們就會再問你索要更多的錢,當覺得你不會再給錢后,他們就會消失的無影無蹤。有的還會拿著委托人給的資料和調查結果反過來要挾委托人,或者反過來朝調查對象要錢,同時勒索兩邊。最后,很多委托人因為不想將事情鬧大,都沒有選擇報警,只是自認倒霉。

翁語的客戶群體多為30-40歲的女性,職業從家庭主婦到大學教授都有,且大部分的家庭都是中產階級收入。翁語說,雖然我們處于一個法律的灰色地帶,但做我們這行最重要的是懂法、守規矩。懂法是指知道哪些是法律明令禁止的,從而避開法律糾紛。守規矩是說拿錢幫委托人辦事就要一切以委托人的利益為出發點,接案子有始有終,不會半途而廢或者中途加錢,這樣才能有良好口碑。

“雖然我有一個很愛我的男朋友,但這份工作卻讓我對愛情和婚姻始終充滿懷疑。”——調查員小月(化名)

小月是一個外表看上去普普通通的文靜女孩,大學畢業后找了一份不痛不癢的工作,做了半年后她不滿足于每個月2000元的收入和單調重復的生活,于是在父親的介紹下去了保鏢公司工作。保鏢公司雖然工資高,但每天幾乎24小時的工作讓小月很崩潰,后來她在機緣巧合下追隨了原來保鏢公司培訓自己的老師翁語,進入私家偵探的行業。

剛入這行時需要進行為期1-3個月不等的跟蹤與反跟蹤培訓,訓練時間長短因人而異,小月說自己很笨,整整學了3個月才勉強出師。培訓是在翁語的安排下,由一個老調查員帶4、5個新手,兩人一組,以一個星期為單位,每天互相跟蹤,同時要反被跟蹤。每天結束后會有老調查員檢查,跟蹤成功的人會在對方不注意的時候將紙條貼在其背后,被貼的人就算失敗。如果一個月內有人沒有被貼同時總是貼對方紙條,就可以進入第二關。第二關就是和老調查員同時互不干涉地執行任務,如果得出的結果與老調查員一致并不被其發現,那么才算完全通過審核,正式成為調查員?;叵肫甬敵跏苡柕慕洑v,小月還是能記得每天提心吊膽,做夢都夢見有人跟著自己的感覺。

80后的小月在家人的督促下已經和談了幾年的男朋友訂下了婚約,但由于是異地戀,小月的男朋友一直不知道她的真實工作。而男方對她每個月1萬多工資很滿意,所以也就沒再追問工作細節問題。

對于未來,小月說希望30歲以后就退居二線或者做家庭主婦,過居家安穩的日子。雖然向往安逸的家庭生活,但小月還是對婚姻和愛情充滿了懷疑。小月說,見了太多了夫妻間的背叛和翻臉,她開始痛恨第三者,但也開始變得現實,現在她對男朋友只有一個要求,就是要對自己坦誠。

“運氣好時一天能掙六七千,運氣不好時也會白干一個月。”——調查員丁哥(化名)

丁哥當過8年的兵,說起自己當兵時的經歷,他一邊抽煙一邊說:“年輕時當兵給當傻了,每天重復機械化的訓練,很長時間見不到外面的人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發生了什么,一放假就趕緊離開部隊坐在馬路邊上看人,看他們的衣著打扮,舉手投足,就像在看電影。”退伍后丁哥在警局做了一年的文職,但因為受夠了每天朝九晚五的作息時間和枯燥的工作,所以毅然辭職,做起了私家偵探的工作。

在丁哥眼中,私家偵探并不是什么很神秘的職業,不過就是一份工作,雖然不用坐班,但需要根據調查對象的作息時間生活,當不知道調查對象是否在家時,往往凌晨五六點就在樓下等著,有時一等就是一整天,也不敢打盹,風吹雨淋都得扛著。丁哥說,做調查員最需要的就是耐心,但最難的也是耐心,很多年輕人干了幾天就受不來了,一是太寂寞,二是精神壓力太大。在調查過程中最痛苦的就是跟丟了對象,那感覺就像丟了孩子似得,心里特別失落,有時整個人都會崩潰。但當找到被調查對象出軌的證據時,也會特別地興奮。

丁哥的老家在內蒙,兒子剛滿月,家里都靠他掙得錢的生活,雖然不是很富有,但也有車有房。丁哥說他們的單子都是翁語給分配,每單談好價格后由調查員自行展開調查,運氣好時,一兩天就能掙一單的錢,運氣不好時白干一個月也常有。“現在我們接的婚外情調查案,十有八九都證明女方的懷疑沒有錯,只是時間的問題。所以調查員平均每個月能接一兩單,掙個一兩萬都很正常。”丁哥說。

“有人走在暗處就一定有人躲在更暗處看著他。”

傭“私家偵探”的費用根據不同城市和案子難易程度而異,報價大致在5千到6萬元不等。高額的利潤和廣闊的市場讓“私家偵探”們趨之若鶩,行業內魚龍混雜,充滿誘惑又缺少制約。

危機總是與誘惑共存,私家偵探在調查中主要會采用跟蹤、錄像、定位、非法購買被調查者的信息等方式來采集他們所需的“證據”,在這些方式中如采用工具定位跟蹤,購買他人信息等方式都是侵犯公民隱私的非法行為,所以這個行業也極具風險,只要越線就會有面臨刑罰犯罪的可能。

盡管有高昂的利潤和廣闊的市場,但“調查機構”之間惡性競爭,欺詐顧客的情況經常發生。而國家監管機制的不完善,使得這個充滿誘惑的行業很難向良性、合法的方向發展。盡管如此,私家偵探們一直信奉這樣一句話,“這個世界有明就會有暗,有人走在暗處就一定也會有人在更暗處看著他。




?

私偵網是中國偵探領域內容最豐富的網站,為偵探愛好者提供豐富準確的行業聯盟資訊、調查技巧、取證設備等專業資料。
本站所有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信息內容的真實性、準確性和合法性、由企業負責,本站對此不承擔任何保證責任,也不承擔您因此而發生或交易致使的任何損害。

街机捕鱼10000炮版